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灵风剑 > 第五章 师兄师弟

第五章 师兄师弟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曹万金虽说今非昔比,却还是保持着事必躬亲的好习惯,此刻,那个一脸横肉,在店堂笑呵呵招呼客人的便是观山楼的掌柜曹万金。
  曹万金一见这老者走了进来,便如同见到一锭银子掉进自己的腰包,忙走上前来,笑道:“先生要喝酒吗?小店有上好的竹叶青,昨日还从洛阳运来了几坛西域葡萄酒……小店的羊肉也是……”
  曹万金话未说完,那老者说道:“切两斤羊肉,打三斤竹叶青!”说罢,便背着手上楼去了。
  过不多时,曹万金笑呵呵的上楼来了,一手端着羊肉,一手抱着一个酒坛子,见到坐在隔间里的老者,笑道:“先生!您的酒来啦!”
  曹万金将酒肉放在桌子上,右手却伸手一弹,原先藏在掌心的一个折起来的纸条便飞入了老者的掌心,曹万金面色不改,笑呵呵的转身离去。
  那老者将纸条展开,却看见上面用蝇头小楷写着的却是这么几行字,“魔教盗取易筋经,弟子暗中出手将经书截下,藏于寺中。但藏经之地变故甚大,经书一时间难以取出。须尽快将盗经僧人如清找到并灭口,以防他变”。
  老者双手不由得颤抖起来!《易筋经》!这是少林至宝《易筋经》啊!少林寺这次动静如此之大,原来被盗的竟是《易筋经》!此时知道《易筋经》下落的,便只有自己派到少林寺卧底的六弟子顾非尘!眼下虽然经书无法取出,但早晚会有机会!更何况,就连少林寺,如今一定也以为《易筋经》已经被盗走,没有人知道《易筋经》还在少林寺中……对,这个如清也知道!江湖传言,还有个一同跳进红沙河逃走的叶子明!眼下最重要的,便是将这两人灭口!
  .
  云剑山在洛阳以西百余里,消息很快便传到云剑山掌门郑松涛的耳朵里。郑松涛坐在椅子上暗自思量,无数个疑问在脑海中不停盘旋。
  只听得一阵脚步响,九弟子苏成杰闯了进来,苏成杰脸色慌张,老远便叫道:“师父!师父!”
  郑松涛冷声道:“慌慌张张做什么!成何体统!”
  苏成杰挨了师父训斥,忙低头说道:“师父!外面来了很多人,说要我们交出……交出五师兄!”
  郑松涛怒道:“什么人敢来我云剑山撒野?”
  苏成杰忙说道:“弟子都不认得,很多人……有一个老者,大师兄说是灵湖派掌门!”
  郑松涛一愣,没想到柴天鹤身为名门大派的掌门,一听到《易筋经》的消息,却也明目张胆跑到云剑山来了,真是不将他郑松涛放在眼里。郑松涛一时怒从心头起,抓起长剑便奔了出去。
  云剑山的山脚下,数十名江湖汉子手持兵器,站在大门之外。云剑山掌门郑松涛的大弟子丁雪年带着几个人挡在大门之前。
  “让你师父出来!你是何人!哪里配跟我师父说话!”一个年轻男子在山下叫嚣。旁边一个老者一脸倨傲,这老者便是灵湖派掌门柴天鹤。
  丁雪年脸色铁青,若是平时,他早将那人一脚踢飞了。只是那人的师父灵湖派掌门柴天鹤就在这里,他也只好等师父前来。
  柴天鹤见他一言不发,怒道:“你们云剑山的人都跑到哪里去了?不是都得手了吗?又去哪里踩盘子啦?”
  丁雪年大怒,叫道:“你……”
  丁雪年话未出口,只听背后郑松涛说道:“柴掌门,多日不见,脾气可越来越大了!”
  柴天鹤笑道:“郑掌门,你那个姓叶的徒弟在上山吧?”
  郑松涛冷笑道:“他在不在山上,与你柴掌门何干!”
  柴天鹤没想到他说话这般生硬,怒道:“不说是吧!不说老子便自己去找!”
  郑松涛一时间脸色狰狞,厉声说道:“老夫今日把话撂在这里,不怕死的,尽管上山来!”
  云剑山一向声震江湖,是中原武林四大派之一,柴天鹤对郑松涛也是颇为忌惮。只是柴天鹤此时见自己背后站着数十个江湖汉子,心中大有领袖群伦之感。此刻柴天鹤见郑松涛脸色一变,心知今日也讨不了好,便笑道:“郑掌门好大的火气!我说郑掌门,我等远来是客,你云剑山也该速速安排房舍让我们住下,再赶快准备些酒肉待客才是!”
  郑松涛没想到他堂堂一派掌门,竟如此无耻,冷哼了一声转身便走,云剑山弟子也都跟着走的一干二净。
  大门之外,数十个江湖汉子吵嚷起来,无非是责怪云剑山不懂待客之道,不过,这些人虽然大吵大嚷,却无人敢踏入云剑山一步。
  .
  不料过了一日,大门之前的江湖汉子竟又多了起来,足足有上百人之多。
  丁雪年来到大门附近,见外面甚是吵闹,转身对苏成杰说道:“九师弟,你在此地看着,我去将这里的情形禀报师父。”
  苏成杰答应了一声,丁雪年转身便去了。
  郑松涛这便听丁雪年说外面的人居然越来越多,心中烦闷不已。此时,苏成杰又慌慌张张跑了进来。郑松涛怒道:“成杰!如此慌张……”
  苏成杰却叫道:“都走了……他们都走了……”
  丁雪年一愣,问道:“什么都走了?”
  苏成杰忙说道:“山下那些人,说是有五师兄的消息了,便一哄而散,都走了。”
  郑松涛忙问道:“什么消息?子明在哪里?”
  苏成杰挠了挠头,说道:“我也没听清楚,说是五师兄和一个小和尚在徐家镇现身,还打伤了人,然后又不见了。”
  郑松涛愣了半晌,说道:“这些人虽然此时都走了,到时找不到子明,多半还要回来,咱们不如先离开吧,如此便清净了。雪年,你这就带着成杰到徐家镇去。你们到了之后,找一个单门独户的僻静院子租下来。为师带其他人随后就到。”
  .
  几日后,徐家镇一座宅院内。
  郑松涛看了一圈,大弟子丁雪年,二弟子高胜寒,三弟子聂冷峰,四弟子南宫文,六弟子秋云水,八弟子唐琴,九弟子苏成杰,除了叶子明与洛忆秋,其他人都在这里了。
  郑松涛沉声道:“你们都知道了吧!叶子明与洛忆秋本来是一起回云剑山,没想到,竟然传出来这样的消息!都说是叶子明跟那个偷了《易筋经》的小和尚一起跑了!那个小和尚应当是魔教的卧底无疑了。为师想了几天,想来一定是叶子明无意间得知了魔教的计划,于是连哄带骗,暗地里与那小和尚一起坑了魔教一把!”
  众弟子面面相觑,聂冷峰紧紧皱着眉头,唐琴与苏成杰更是睁大了眼睛,显然难以置信。
  郑松涛冷笑道:“你们不信是吧?叶子明这小子向来有几分小聪明,做出这等事来,有什么奇怪?洛忆秋现在下落不明,依为师看来,叶子明与她情深义重,多半是叶子明让她先躲起来了!”
  聂冷峰忍不住说道:“师父!弟子以为……五师弟虽然性情洒脱,却不至于见利忘义,铤而走险……”
  郑松涛摇了摇头,说道:“冷峰,你就是太老实了!这刚刚传出来的消息,便是叶子明与那小和尚出现在徐家镇,还与金山六怪打了一场……这难道是江湖中人编造出来的?”
  聂冷峰道:“师父,五师弟向来颇有仁义之风,弟子不信……”
  郑松涛怒道:“好啦!显然便是叶子明想要杀人夺宝,这是再明白不过的事,你怎么如此糊涂!”
  聂冷峰还想说什么,却感觉到南宫文扯了扯他的衣袖,他看到师父怒气冲冲,便不再说话。
  郑松涛瞪了聂冷峰一眼,又说道:“眼下《易筋经》流落在外,却是各门各派的一场大机缘。想必江湖中各门派都是倾巢而出。雪年与成杰昨日还在附近见到嵩山派和龙牙山的人。我云剑山创派至今不过七八十年,别说与少林嵩山相比,就是与创派百年的龙牙山相比,我们云剑山也不过……说是中原武林四大派,我们只不过是陪衬罢了。就跟一些江湖帮会相比,我们云剑山又能够强到哪里去?”
  众弟子默然无语,心知师父所说绝非虚言。自师祖在十年前那一场大战中与魔教长老同归于尽之后,云剑山便每况愈下,早就没有了往日的威风。
  郑松涛沉声道:“几天前,叶子明最后一次现身,便是在这个小镇附近。倘若这一次你们谁能抢先找到叶子明,夺得《易筋经》,便是我云剑山的大功臣!”
  说到此处,郑松涛脸色一变,问道:“为师问你们,倘若遇见了叶子明,他又不肯跟你们回来,你们会不会拔剑杀了他,夺了《易筋经》?”
  众弟子闻言大惊,心中皆砰砰直跳,屋里顿时一片安静,谁也不敢说话。
  郑松涛厉声道:“这是我云剑山千载难逢的机缘!若是得了《易筋经》,便能与少林嵩山比肩而立!谁若是坏了为师的大事,莫怪为师不客气!为师再问你们一遍,倘若找到了叶子明,你们敢不敢拔剑杀了他,夺了《易筋经》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