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黄河惊奇手札 > 第二十四章:抓水猴子

第二十四章:抓水猴子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是他!
      看见那么双眼睛,我脑子里激灵灵地一个冷战,下意识地就站住了。那双眼睛虽然现在不是红色了,可是那眼神绝不会有错。
      我借着傍晚夕阳的光芒仔细看了他一眼,他看上去应该跟我差不多的年纪,可是脸上的神情却凝固着岁月的严肃。
      头发略长,似乎很长时间没有搭理,有些杂乱地压着额头,绑着一条马尾似的鞭子。衣服看上去也有些不合身,甚至有些破旧。
      他的身材很匀称,手脚都很长,半蹲在那里的动作像一头狩猎中的豹子。散发着一种野性,危险的讯号。
      我看到了他手上反握着的水果刀,以那种姿势可以在有必要时保证最大的杀伤力。
      我莫名打了个冷颤,因为他的视线,他的视线盯着我看,让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成了这个‘野兽’眼中的‘猎物’。
      亲娘嘞,这都文明社会了好吗?怎么还会有这种散发野兽气息的人生活在人文环境里?
      我心里忍不住吐槽,这时候大壮叔折回来问:“我说你咋没跟上来,傻愣子看啥呢?”
      “那有个人……”我向大壮叔看了眼,但就这么一转眼的功夫,再扭头对岸已经空空如也,那个人已经不见踪影了。
      我那时候的好像隔壁王靖雯常说的:憋屈!还要再加上一个词儿,紧张。
      没事,许是我眼花了。
      我这么敷衍着大壮叔不过我自个儿清楚,我没眼花。那个人之前确实在那,只是在我扭头的时候就离开了。
      黄昏那种昏暗的光线下,河里波光粼粼。那具棺材还在原地,破口对着河道,距离水面就七八米的距离。
      这也是我们商量好的,这种距离不至于让水猴子不敢离开水,又不至于让它发觉后立即冲回到水里。
      我和大壮叔就蹲在不远处,用一块大岩石当作掩护,偷摸着观察那边厢的动静。大壮叔塞给我俩包子,都还热乎,是他婆娘晚上刚做的。
      我也不客气,抓起来就吃。一天一夜没吃东西,我早饿的前胸贴后背了。
      “叔,那些个叔叔伯伯都准备好没?”我嘴里塞满包子含糊不清地问。
      大壮叔示意了一下自个儿的手机说:“早就在河口那等着嘞,只要一看到那遭瘟的死猴子冒头,我就给他们发消息让他们用沙袋堵河口,让那茬子无路可退!”
      我连连点头,心说该准备的也都准备好了,只要别出什么岔子就好了。
      可有时候这事就经不起惦记,不该念叨。我就这么念头一转,当时就来事了。
      河岸上一阵啪啪啪的脚步声,接着李有忠那犊子就从河岸上冒出了头,喊道:“可汉哥,爹!”
      听到这声,我被包子呛到了喉咙口,差点当场过去。大壮叔也一脸吃惊,就骂:“你来干什么玩意儿!快回去!”
      李有忠好像一点儿都不以为意,觍着脸就过来了说:“爹,听说你们今天抓水猴子,我来给你们帮忙啊!”
      “你他妈帮个鬼,胡闹!”大壮叔当时就板起脸,“回家去,你当这是玩呢?”
      李有忠有些不服气地顶嘴:“我咋了?可汉哥不也在,他也没比我大几岁。再说了,抓水猴子这事人一辈子也撞不见一次,我回去跟同学吹牛多有面子!”
      听到他这话,我有些哭笑不得。倒也不是不能理解这小孩儿爱慕虚荣这点,哪个小伙子年轻时候没这点心气?
      可眼下实在不是他该在的场合,不说水猴子那危险性,单说他在这儿碍手碍脚的大壮叔还得分心照顾他,大壮叔本身的战斗力都得打些折扣。
      “嘿!你个犊子玩意儿,还说不听了?”大壮叔眉毛都立起来了,扬手就想打他一巴掌。看得出来李有忠在家时候也不咋怕他爹,否则敢这么顶着来?
      我见着这景象,连忙拦住他,否则水猴子来了听见这动静不肯上岸就糟糕了。
      “有忠,这次确实不适合。你要有兴趣等水猴子抓住了,你再来看看也不迟,也够你吹牛的。大壮叔你先把他送回家去吧,我先看着这儿。”我也担心让李有忠自个儿回去,按他的性子指不定就在哪儿趴着了。
      大壮叔也知道自己儿子这心性,叹了口气,把联络的手机先交给我,叮嘱两句小心,拎着自个儿儿子就往回走。
      我听着这俩父子的吵闹声渐行渐远,心里多少有些郁闷。得,眼下这边盯梢的就剩我一个了,万一那水猴子现在出现,我还真够呛能应付。
      夜已经黑了,我从石头后面探探头。棺材还在那,水面也是静悄悄的,一点儿反应没有。
      我能听到那水流涓涓而动的声音,除此之外就很安静,安静的让人忍不住紧张。
      又过了一会儿,我又探了探头。还是什么都没有,正当我要缩头,忽然我眼角就瞥见水面上有动静,在黑乎乎的水面上好像飘着一团水草。
      没有光线,我看的也不是特别的清楚。就能勉强看到有一团黑不溜秋的东西浮在水面上,好像就定在了那儿,水流打那儿经过也没把它冲走。
      这地儿哪儿来的水草?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