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八零小奋斗 > 第367章大佬出场

第367章大佬出场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哎,其实你们都不知道的,王麻子其实特别厉害的。就是被这一脸的麻子给耽搁了。”
  “哎吆,那可不是,王麻子可是和咱们一起,穿着开裆裤长大的,大家谁还不了解谁的啊。”
  “哎,你可不能这么说。你看看王麻子现在这怂样,那是我们认识的王麻子?要是我们认识的那个王麻子,现在会咋办?会咋办?”这人说着,还朝着周围的人看着。
  看着神色,那肯定是希望得到周围人的回应的。
  周围的人,急吼吼的果然不负他所望。
  “哎吆,那还用的说,直接干,直接就开干。怕个孙子,谁怕谁就是个孙子。”
  “哎,那可不是的,是个有血性的人,都是以这么做的。但是,王麻子这成了怂货了吆。”
  “哈哈,那以后不能叫王麻子了,而是要叫王怂货了。哎吆,那咱们看着这王怂货干啥?还不如喝酒去了。”
  “哎,就是的,就是的,没有意思,完全的没意思,咱们还是去喝酒的吧。”
  起哄架秧子,这么多人,张蝶不认识,但是,看着他们互相之间‘眉来眼去’的,肯定都是认识的。
  他们这一来二去的,就想要趁着二舅牛治喝醉的档口,让人收拾一顿二舅的。
  张蝶不能这么站着了吧,最少要把人带回去的。
  可她怎么带回去?
  她现在主动的走出去,估计很多人都会盯着她看。看着他们一个个瞅着空,猥琐的看着那一大把年纪的女人,她就不乐意出去了。
  可要是别人知道她就站在这里,还不出去,估计她也讨不得好。
  想了想,考虑了一下,张蝶觉得还是直接转身回去找家里人来。最少,二舅自己的儿子闺女,谁来也比她有力。
  她赶紧的一转身,往回去走。
  等回到家里,她赶紧的说,“那个,我二舅估计是喝醉了,在那里,就旁边隔着几家的小卖铺,被人家围着了。”
  家里的人一听,先就是听到牛玉琴说,“哎吆,你看到你二舅了,你怎么不把他给带回来?”
  张蝶看了一眼牛玉琴,收到她一枚白眼。
  好吧,这就没有办法说了。她就知道自己不论怎么做,按都是不讨好的。
  牛玉琴说完,立刻自己就风风火火的要走。可走了几步,估计远处一看到那么多人围观,又觉得不好。
  掉头回来,又让自己继父过去看情况,最少也是要把人给带回来的。
  继父听了,微笑着走了。
  张蝶觉得吧,她一直都不能理解这个人。或者,她活到现在,其实特别不能理解异性的。
  不论是生养自己的人,还是和自己当亲人的哥哥弟弟们。
  总觉得,别人看她是傻子,她看别人是隔着几公里的路程,在遥望!
  这种事情,三舅就在旁边坐着,人家都没有主动要去管人家二哥,那自己亲妈为什么这么积极?
  当然,也许他们都是一母同胞,所以,格外亲近吧。
  但是,这亲近也不是她一个人的吧。三舅牛春这不也坐着,特别的平稳,一点也不着急的么。
  而就这么个功夫,又有人着急的跑过来,说是牛老二和人家打起来了,拉不开架。
  听到这消息,牛玉琴立刻站起来,风风火火的就朝出去跑。家里的其他人一听,也是站起来往出去走。
  张蝶反而自己不积极,就那么慢慢的跟着大家的脚步。不落后,也不显得自己突兀。
  他亲侄儿侄女都是这样子的速度,张蝶觉得自己也跟着这么个速度好了。
  再说了,估计她回来的时间是长了,但是,她和这些人接触的时间短啊。
  之前,就是听牛玉琴电话里叨叨几句。而十句里,张蝶过了耳朵的,就估计那么一两句。
  可就这么一两句一两句的,也让张蝶对自家的这些舅舅们有了新认知。
  当然,这也不是说人家不好,就是hi大家隔着几层皮了。之间非要上演一场亲人大戏,也是会互相恶心的。
  而张蝶对他们,其实不是没有过各种期盼的。当初,自己一个熊孩子,还在读小学,从北面一路几十公里的路,自己一个人走来到了镇子里。
  鞋子穿的已经露脚指头了,可那个时候,他们谁也不是差那么几块钱的时候,每个人都是哭穷。
  就小姨还多拿出来几块钱,其他人,恨不得一人一毛钱,让张蝶赶紧的消失,太给他们丢脸了。
  张蝶记得那个时候,自己完全是自卑的不行。
  看着他们穿的整齐,看着自己穿的寒酸。
  看着他们看自己的眼神,带着几分同情,更多是厌恶。
  看着他们一个劲的讨伐他们的姐姐或者妹妹牛玉琴,却始终没有要觉得自己去拉扯一把张蝶。
  张蝶觉得自己那一刻,就像是被扒光了衣服的人,被迫展示。让大家都看一圈,自己有多寒酸有多穷有多可怜。
  穷,就是最大的不生养利器!
  你自己养不起孩子,就不要生。
  生孩子无罪,但是,生而不养,却是一种罪过。
  可惜,没有人会这么认为。他们就觉得,他们自己生了孩子,自己也养大了自己生的孩子,就好了。
  他们自己对自己的孩子,尽到了责任。至于别人的孩子,那也是别人当父母的责任,和他们有什么关系?
  他们能多说几句‘忠言’,那都是最大的诚意了。
  那现在,看着二舅牛治喝的像一条疯狗一般,和那个王麻子撕扯,厮打,她其实内心也平静的很。
  这就是别人的生活,她能不嘲笑几句,已经是最大的‘忠厚,老实’了。
  当然,人家没有对自己好,也没有对自己不好。自己也没有必要,说对人家恨得不行。
  不过,一转弯,就听到牛建玲各种低声的咒骂。其实,挺解气的。真心的,她自己不会去骂二舅牛治。
  但是,听着牛建玲这个亲侄女,这么骂他,她内心就是解气。对外,他们不是一家子,和和美美的么?
  一个醉鬼,被自己亲侄女厌恶的厉害,觉得他就是丢人现眼的存在,让她都在别人跟前抬不起头的存在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